快捷服务通道 工会会员 基层工会组织 地方和产业工会组织 注册

有些时光只能在记忆里浅忘,挣扎着,走不出亲情囚禁的割舍

来源:本网    作者:广东省总工会女职工部    2017-10-08 13:10

 

 年华过往浮生若梦
  
  风过花落,经不起似水流年。日前,多年未见的姑父一句“小梅”。乡音
  
  无改,亲切温暖。泪…湿了眼帘也忆起了无数的悲欢。三十年前,在辽宁清原某
  
  镇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小山村,六月的夏夜,云淡风轻,月洒清辉。有个叫梅子
  
  的十岁小女孩儿,仰着脸,微笑着站在皎洁的月光下,心中一片安逸,温柔。不
  
  懂得什么叫心机,什么叫复杂,什么叫忧愁。如烟,如雾,如云,如岚,一种
  
  单,一洁净,不染尘俗的人间情怀。
  
  年少无知,为圆一个大学梦,辽宁到山东,辗转千里,八年间,母亲无数
  
  次的怨声里,最终含泪把梦想搁浅。十八岁,青葱的年龄,从青涩到懵懂,那个
  
  叫梅子的小女孩儿已长大成人。临沂…当时不算繁华的小城里,遇到了曾经相
  
  知的那一半。当喜欢变成了爱,又相继有了儿女的牵绊。单纯的梅子只想守望一
  
  份安然,哪怕中间隔了四年的朝思夕盼。
  
  二十五岁,创业初端,最清苦的日子,摩托车后座上梅子揽着他的腰笑靥
  
  如花,长发飞舞,衣袂飘飘。几许痴缠,几许眷恋,只想换来一个地老天荒的永
  
  远。三十四岁,生活逐渐安逸,不经意间才发现,有些伤痕划在手上,愈合后就
  
  成了往事。有些伤痕划在心上,哪怕划得很轻,也会留驻于心。浮华过后一切如
  
  梦,曾经的山盟海誓终究淌不过岁月的漂泊。爱深深,原以为他是此生的终点,
  
  那道难以愈合的伤口最终把彼此搁浅在光阴的两岸。荒年已陌,繁花已落,爱变
  
  成了伤,注定是离别。爱不再情还淡的日子梅子依然憔悴,既不愿回头又何以不
  
  忘?情已远物已非,三千痴缠的往日终究渡不过时间的长河。梅子自嘲,已经三
  
  十五岁,现实里却看不懂人生。有些时光只能在记忆里浅忘,挣扎着,走不出亲
  
  情囚禁的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