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服务通道 工会会员 基层工会组织 地方和产业工会组织 注册

丢失了如此可贵的一点浪漫幸福情怀,那还有什么意思?

来源:本网    作者:广东省总工会女职工部    2017-09-27 22:04

 

 
  我想,他是听不出我的语文课是好还是不好的。但是,我绝对已经清晰地听见,他是爱我的!是因为爱我,而爱有我在的课堂!也许,是因为有我在的课堂,让他觉着了他自己的存在!
  
  爱,可以创造奇迹!他给了我那句懵懵懂懂的“经典’’的赞美,我会汇报给他无微不至的细腻和尊重和爱!
  
  
  上帝给我的厚礼
  
  期末考试,我班上的那三个男孩,小高,小牟,小王,语文成绩之和是:26+23+9=58分,因为我抓到了这三个特殊的孩子,我的及格率降了9个多百分点,均分起码要少5分左右。不过呢,我的综合值还是在学校最前面。
  
  和他们的快乐和健康相比,我的这点儿微不足道的虚荣算什么呢!少一点儿绩效算什么呢!既然被我抓到,就是缘一份,有什么理由嫌弃他们呢!弱的智商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也是不愿意的,只有如此的基因谁能奈何呀!
  
  可贵的是,他们的情商甚至比其他健全的孩子还要高,他们最能懂得我的喜怒哀乐,看见我哪几天心情不好,动不动就训斥同学们的时候,他们就会适时地给我送一些小零食来,比如橘子,柚子,糖果等等,还会时不时到我办公室来看,看他们送给我的东西,我是不是吃了,如果发现没吃,他们就会催我吃,问我:“许老师,怎么不把柚子杀了吃呢?,我给你剥吧!”每每此时,我都会被感动的流眼泪!多么善良的孩子们啊!上苍为什么对他们这么不公呢!
  
  如果不谦虚地说,他们几个被我抓到,是他们的幸运,我从来不歧视他们几个,甚至给了他们更多的爱。有老师建议不要他们几个上早晚自习,我没同意,因为他们告诉我,他们要上;有老师建议我把班上的劳动任务都让他们承包,说反正他们又搞不到学习,又没有作业任务,就让他们几个一天到晚扫地去,我也坚决没采纳如此不仁的英明!每一个孩子,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都有权利得到我们的公平和尊重!
  
  记得九月中旬,我上第二节语文课时,孩子们发言异常积极,且回答精彩,博得同学们的阵阵掌声,还有我的极力渲染的浓墨重彩的表扬,此时此刻,那个男孩——小王,他也举手了,我马上点他起来,他说:“许老师,我明天给你带柑子来!”这话说出口之后,有的孩子鼓掌,有的孩子笑他,说他找不到哈数,上课乱说话,责怪他打乱课堂秩序。对于这个充满爱与渴求得到关注与肯定的自问自答,我瞬间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停顿了片刻,我说:“王宇航,你的回答,是这节课最美的最精彩的答案,我会记住一辈子!”
  
  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歧视他们呢?——他们是上帝馈赠给我的至高无上的厚礼!
  
  
  梧桐树去哪儿了
  
  每当上晚自习前,我就会约上同学去梧桐树旁边散步。我喜欢红霞下的梧桐树,喜欢被风儿吹下来的依依不舍的落叶。我喜欢在梧桐树叶上写下自己的心事,让风儿带它去远航。好笑的是那一次,我写下了自己的烦恼,向宽广的操场扔去。叶子落在了一个人的头上,他先是生气,然后笑嘻嘻地读着我的心事,我去拿回了树叶,我感觉脸红红的,耳朵也是。唉,连天上的红霞也愈发地红亮,好像在嘲笑我一般,离开了亲爱的母校,进入了陌生的初中校园,谁没有点烦恼呢?
  
  星期四的中午,同学们下课后都争先恐后地去吃饭了,有的则跑到商店买零食去了。而我独自一人坐在教室,呆呆地望着窗外。顿时,我感觉教室里静极了,静极了,静得连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了。就连窗外的梧桐树因被把枝子锯了,叶子也没有了,以前那风吹树叶儿的刷刷声也没有了,只有远处篮球落在地上的阵阵轻音和不时过往车辆的嘈杂声。
  
  心里时常在想,这忙碌的三年,是否愿意为我打开一扇窗?窗外的梧桐树,虽然已被砍去树干,它却依然坚强地活着。而我们,虽然进入了枯燥无味的初中生活,但我愿意接受。
  
  这是这次月考作文中,孩子们的关于梧桐树的片段,还有,我只摘录了三个同学的。
  
  孩子们的梧桐树呢?我的梧桐树呢?赵清宇的梧桐树呢?唐诗宋词里浪漫而多情的梧桐树呢?
  
  上学期,我用真心为一个学生写了一篇教育叙事,《梧桐树里的孤独》,但是,就在上上个双休的不知哪一天,那三棵还算有点古老的法国梧桐真的孤独了,被伐木工人拦腰截断,只剩下光秃秃的可怜的一截主干。校领导说:太喜欢落叶,难得扫地,永远扫不干净,况且要迎接市级现代化学校创建检查了!因此,唯独凭此才可以看出这个学校还有一点历史感的三棵古树就落得了这样的命运!还好,他们手下留情,没有连根拔起。我的学生很喜欢这几棵梧桐树,经常在日记里写到,我也很喜欢。如果再有了孤独的游离于课堂之外的孩子怎么办?他们想寄情于梧桐枝叶就没有了。不知是检查惹的祸,还是乏味的意识惹的祸!
  
  如果生而为人,竟然都只追求现实利益,丢失了如此可贵的一点浪漫幸福情怀,那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都如此现实地不喜欢梧桐,那庄子的非梧桐不止的鹓鶵鸟将在哪里去栖息?“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李煜的孤独忧愁袭来了该如何是好?“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徐再思又如何寄情他心底涌起的相思之苦?“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笔下独处秋闺的女子如何幽怨伤怀?“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失去丈夫的李清照如何从孤独无助中从悲境中走出来?“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朱熹又如何感慨光阴的匆匆无情?
  
  校园里这三棵古老的法国梧桐,也是孩子们语文生活的一部分啊!不然,怎么会有赵清宇的美文《走进梧桐树》呢?怎么会有以上孩子们优秀的作文片段呢?怎么会有我的《梧桐树里的孤独》呢?
  
  不觉得这三棵梧桐树是学校最美的风景吗?不觉得在浪漫秋季里随风飘落的色泽和样貌都那般美丽的梧桐树叶为枯燥的学校增添了诗情画意吗?不觉得有了这三棵梧桐,孩子们会更爱这所学校吗?学校会更像一所学校吗?不觉得,一枚唯美的梧桐树叶随秋风飘到正在上课的某一个孩子的课桌上,衣服上,头发上,或者正在阅读的何其芳的《秋天里》,会带给孩子们阵阵惊喜和感动吗?不觉得孩子们就会因为某一片梧桐叶的特殊恩赐而写出一篇真情美文吗?不觉得也许会因此出现一个小作家吗?